首页> 环球视野> 台海交流

走近台湾中小学教育

2016-03-01 来源:字体:

宝岛台湾与大陆同根同源同文化,但教育水平整体较高。这次有幸随安徽菁英高中校长研习班赴台湾铭传大学进修,期间聆听了台湾前教育部次长、司长,铭传大学、台湾政治大学等知名大学教授博士和台湾精英校长的课程讲座,参访了台湾地区比较好的十所有代表性的名校。二十天的时间只能是浮光掠影的考察,看到听到的难免不够全面、准确,解读也许也带有偏颇的个人视角,但这次走近台湾让我对台湾的教育多少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和认识。现应合肥日报编辑沈正田主任的邀约,匆匆梳理一下自己在台的所见、所闻,以期与大家交流探讨一些教育的问题。

台湾教育在台湾地区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和地位

台湾前教育部次长吕木琳教授在给我们讲授“台湾的教育制度”时曾自豪的说:“台湾在缺乏天然资源和资本的情况之下,经济得以发展,社会能够进步,各项数据的世界评比都还不错,原因固然很多,但是普及和高品质的教育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自六十年代至今,台湾地区经济一直高速发展,台湾经济发展的模式、采取的具体策略虽因时因地会有所不同,但几乎都走了一条依靠教育、培养人才、振兴科技,从而推动经济繁荣的道路。可以说教育塑造了推动台湾经济腾飞的个性品质。除了科学技术对台湾社会经济发展的快速拉动外,台湾教育在培养具有现代化意识的公民、塑造利于推动经济开拓发展的优良品格,形成促进国际间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广泛交流的合作宽容态度,以及注重东方特有的情感培植和发扬群体意识等方面起着不容置疑的作用;它在批判地吸取东西方文化,尤其是思想品德层面的精华,促进现代化建设和稳定社会秩序中,也为我们大陆教育提供了较好的范例。

正因为台湾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教育受到了高度重视。表现在教育经费不仅受法律保障,而且所占GDP的比重较大,如2009年台湾的教育经费占到了GDP6.51%(公立4.94,私立1.57),这种长期稳定的对教育的大投入,对教育品质的确保有很大的帮助。

另外在台湾,教师的社会地位和收入较高。教师是人们比较向往的职业之一,也是一个难以谋求的职业。中小学教师的薪水不是根据职称(台湾中小学教师也没有职称一说)来确定的,而是根据学历及工龄共同决定的。中小学教师的薪水有本奉和学术研究费两部分组成。在台湾,无论是中小学教师,还是公务员,月薪都是根据学历确定的,但公务员不存在所谓的学术研究费。所以在台湾,中小学教师的薪水比绝大多数的公务员的薪水都要高,而且中小学教师每年可以领到14个半月的薪水,还有假休。

由于台湾地区的教育水平和工资结构的特殊要求,台湾地区的中小学教师的学历水平都比较高,如我们参访的高雄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97名专任教师中硕士79人、博士4人,桃园县立大圆国际高级中学95%以上的教师是硕士或博士,一些高级中学里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海外留学生加盟教师队伍。学校校长的学历层次更高,我们这次赴台所接触到的十来所学校的校长绝大多数都是博士学位,有的还有在海外留学的经历,而且不少校长还曾在教育行政部门做过教育官员。

教师和校长整体素质较高,这就保证了台湾教育始终能高水平运转。

台湾学生家长深度参与学校管理成为重要趋势

这次我们参访的许多学校,大多是校长和家长会会长共同参与接待的。近年来,家长参与教育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教育发展的重要潮流。鼓励和吸收家长参与学校管理也成为台湾地区中小学管理改革的重要趋势。台湾家长委员会的设置以及权力和义务是立法通过的,目的是维护并保障国民教育阶段家长参与学校教育事务的权利。家长通过“学生家长会”参与学校课程发展委员会、校务会议、教师评审委员会及校长遴选委员会的工作,这就提高了其深度参与学校管理的权力。家长会的作用非常明显,这是台湾教育的一大特色。

在台湾,家长会是学校的得力助手,在学校的地位很高。家长会由选举产生,会长大多是经济界较有实力的人物。家长会是学校教育的合伙人,也是教育的监督者。家长会一方面要参与学校经营,并主动协助学校开展各种教育活动,给予学校经费上的支持;另一方面选派代表参与学校重大的校务决策和教学决策,改善学校教育环境,促使学校教育符合学生的成长和需要。同时家长会还是家长的成长园地,在这里大家汇集资源与意见,交换子女教育心得,获取教育新知。

在台湾,家长会的权利很大,大到家长会的会长与校长、教师会的会长“平起平坐”,大到家长会不仅直接参与台湾教育法案的制定,还拥有投票、表决等权利,表现在家长会有着决定校长人选的权利,可要求校方“炒” 不称职老师的权利,家长会可以决定参考书的购买、负责组织校外教学活动,家长会还专设由交通志工、故事志工等负责学生交通安全和晨读的各类服务团,自觉地为学校、为教育服务。家长加入服务团都十分踊跃,他们“入团”后都成为志工爸爸、志工妈妈,参加爱心行动,义务为学校做事。在台湾的中小学校,家长通过家长会融入学校,参与孩子的教育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了。

较之于台湾家庭参与学校管理的教育现状,目前大陆常常强调的是教师和学校的作用,家长会只是一个学校和家庭的交流媒介,大陆家长参与学校教育常常是被教育改革忽略的一环,在这方面我们与台湾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大陆部分学校还没有建立家长委员会,即使有,许多学校的家长委员会也形同虚设,“家长会”与学校整体之间的关系谈不上互助互动,互相促进等问题。

围绕着为学生的健康发展这个目标,抓住一切有利因素,利用好家长的资源,使之成为学校教育的坚实的后援力量。这不仅有助于学校发展,更重要的是有助于孩子的成长成才。我想在这方面大陆可以学习、借鉴台湾家长会的一些经验与做法。

台湾以人为本的全人教育理念彰显出教育本质

台湾社会比较注重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教育领域更为突出。台湾的教育理念具有简单行为化的特点,易于养成学生的行为习惯、道德操守,表现出较好的传统文化积淀与现代人文素养。在台参访学校期间,我们没有看到学生任何的追逐、打闹、谩骂或大呼小叫之态,在公众场合大家都自觉保持安静,待人接物非常注重礼仪、风度、文明,真正呈君子淑女之相,学生的养成教育深入人心,成果显著。

在台期间我还发现台湾一些中小学校竟然没有围墙,学校没有围墙的阻隔,德育没有围墙,学校的课程走向社区,走向生活。台湾过去把学校德育称为“道德教育”,近年演变为“品格教育”,即包含人品、道德与人格等。用品格教育这一称谓趋向于德育的生活化,还其人本来应有的品质,如关怀、公平、尊重、责任、感恩等,把品格教育看成是学校生活的一种方式,教育的目标是培养一个健全的人,是为未来培养出一个身心健康、人格健全的人。私立薇阁中学建立的田园教学中心就是让学生在攀岩、露营、游泳、野炊、翻山等活动中锻炼自己,培养学生生存能力及同大自然和社会和谐相处的能力。

台湾学生犯了错误,学校常常让学生在爱校劳动中纯洁心灵改过自新。学生可以犯错误,但不可不诚实。学生一旦考试作弊,就会被开除。我们了解到,薇阁中学和铭传大学等许多学校这条纪律非常严明。

台湾的教育是努力让学生达到专业与通识的平衡;个体与群众的平衡;人格与学养的平衡;身心与灵魂的平衡。虽然不喊素质教育已经是素质教育。

台湾的学校很重视学生各方面素质和能力的培养。在参访学校时,我们感到作为台湾各地的一流学校,他们与大陆一样,非常重视学生的学测和指考成绩(高考成绩),但是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绝对不是书呆子。这些明星学校的校长或主任在介绍学校的特色时,不约而同的对学校社团活动如数家珍。台湾高中的社团之多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我们参访的这十所学校都有几十个以上各种各样的社团,如台湾最有名望的高级中学之一的台北建国中学的社团(有七十多个之多)及其活动已成为了该校校园文化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建国高级中学有一句流传许久的话:“不入社团,犹如未入建中”。学校充分尊重每个学生的兴趣爱好,社团活动开启了学校另一片多彩天空。

在参观北一女中时我们还受到校长张碧娟和学生的邀请,在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会堂观看了70届笑眯眯班级联合自治会承办的学校107届社团联展“我跟你说”的演出,参与演出的学生之多,节目之精彩,让北一女中的同学们和外校的男生欢声雷动,“小绿绿”们兴奋地尖叫不已,声音简直掀翻了整个大礼堂!同去的一些大陆校长有些不以为然,认为在有外宾的情况下,这些女生太疯狂,淑女不“淑”,我却觉得这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表达情感和宣泄的方式,我们合肥一中不也有过圣诞化妆舞会吗?在我印象中,带着面具尽情的狂欢放松,这在这些小小年纪就承担了过重学业负担的孩子的心中就是盛大的节日。何况在演奏民乐时,北一女的“小绿绿”们又回归了雅静状态呢。

北一女的张碧娟校长认为,只会读死书的学生是会被人看不起的。在北一女,学校要求每一位新入学的学生都必须参加社团活动。因为,通过社团活动可以培养学生为人处事、接人待物的礼仪和能力,培养学生文明诚信的品质,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和奉献精神等。社团活动不但丰富学生的业余生活,而且也为同学们学习处理人我关系提供了机会。“人我关系”,也就是人际关系、群体关系,这是我在台湾常常听到的一个词。比较祖国大陆“德、智、体、美、劳”和台湾“德、智、体、群、美”的教育方针,差别就在这一个“群”,这个“群”就是指群体关系。台湾非常重视针对处理群体关系而进行的教育课程,这是学生不可缺少的一课。当同学在学习、生活上遇到麻烦和困扰时,也往往会来唔谈室里找心理辅导老师,与老师分享心事。

现在大陆的不少中学生,书读得很好,但缺乏与他人沟通的能力。学生出了问题,我们常在思想道德上找原因,其实好多时候是心理障碍。健康的心理状态、良好的人际交往,还有审美以及爱与被爱的能力等这些对人生影响极深的因素,大都是在中学时代形成的。在这方面台湾以人为本的全人教育理念彰显出教育本质,他们的做法值得我们好好反思。

走近到走入让两岸教育交流面临难得历史机遇

在台湾,国中教育阶段升学压力大,高中高职提供的教育机会超过100%,但明星高中的迷思使大家争相挤进窄门。在台湾参访学校时,明星学校说得最多的是他们学校每年有多少比率的学生考取了台湾的名牌大学。虽然台湾的大学已经达到普及的程度,但家长们、学生们追求的是进入名牌大学,而要进入名牌大学首先就得进入明星高中。

于是两岸中考、高考,不同的是招考模式与方法,相似的是挥之不去的 “名校情结”。重智育、课外补习班盛行在台湾教育界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和大陆教育界择校风、借读风盛行一样,为了考上明星高中,台湾考生家长是无所不用其极。虽然岛内不少人在积极奔走,推动高中“去明星化”,当局也采取一些措施,鼓励考生不必都往明星高中挤。但台湾社会中固有的 “名校情结”,使明星高中的录取分数居高不下。甚至为考入明星高中、名牌大学,除了认真复习外,家长和学生对“鬼神”也要很虔诚。在台北文昌宫游览时,听导游介绍,在各地孔庙,每年“基测”(中考)、“学测”和“指考”前,都有大量家长带学生前来祈福,祈求金榜题名。我们看到的文昌宫里写有祈福的卡片和准考证复印件插的到处都是。

为了抢生源,岛内一些有实力的私立学校主动出击,挖明星高中的墙脚。去年一位曾取得“基测”满分的学生,私立桃园启英高中给了166万的奖学金把他从“建中”挖走。今年该校再出大手笔,编列了1.2亿奖学金,一些公立学校也不甘示弱,纷纷开出各类优惠政策,延揽清贫或优秀学生。不仅是高中,台湾大学也是如此。这与大陆愈演愈烈的“掐尖”大战倒是颇有几分相似。

在台湾,目前令教育界比较头疼的恐怕还有学校霸凌(即校园暴力)事件。在台湾的20天,几乎每天电视新闻、报纸上都有校园霸凌事件的报道。学校的课程当中还专设“校园霸凌防制”一讲。台校园霸凌事件层出不穷,台相关部门甚至拟“立法”遏制,问题之严重可见一斑。

大陆目前各城市校园出现的校园暴力等不良现象也令人担忧。如何净化校园风气,有效治理校园暴力成了两岸教育共同面临的一个难题。

海峡两岸同根、同源,共同的文化积淀与传承是联结两岸同胞的根基。走近台湾会发现两岸在教育方面存在着共性,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随着两岸关系的不断深入,两岸学校教育的交流与合作日益密切。台湾和大陆相互承认学历,对推动两岸教育交流与合作向实质性阶段迈进尤为关键。20103月,大陆全面开放123所高校依据台湾学测成绩招收台湾高中毕业生。20112月,台湾教育主管部门正式公布20112012年度高校招收大陆生核定名额(目前是面向六个沿海发达城市)。从最初的交流研讨与观光活动的走近,到两岸教育相互合作的真正走入,两岸教育正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我希望不久的将来安徽的学生能走进以我们的家乡人——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命名的铭传大学,希望能有更多的安徽人能在宝岛台湾延续历史上安徽人的辉煌。

来源:合肥教育信息网 吴英明   曹玉峰